中國西藏網 > 藏區動態

格玛啦藏式地毯:一匹毯、一份情 带着浓浓的藏式风格走世界

2019-11-07 龍彥 雲南網

  迪庆是云南省唯一的藏族自治州,是一个远在东方群山峻岭之中的永恒和平宁静之地,十三万余名的 藏族人民生活在这里。如果说,用一件物品来展现一个民族的性格,那么一块厚实的,蕴藏着千年藏族传统手艺的,温暖着藏族群众朴实生活的藏式地毯或许会是一个选择。

  精美質樸的純手工藏毯是藏族人民在遊牧、農耕生活中所創造的優秀而古老的文化傳統藝術,飽含著藏民族對生活的無限熱情。一匹手工制作的地毯,它古老、精致,融入藏族百姓生活,經意與不經意間它曾在迪慶州這片土地上生生不息,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藏族同胞。

  但如今,傳統的手工藝地毯制作工坊正在逐漸消失,純正的藏族手工地毯正在遠離藏族人民的家庭。

  做一個溫暖的文化傳承和延續者

  “記憶裏,入冬時節的時候孩子們還能在地毯上嬉鬧、打滾,一匹碩大的毯子隔離了地板的冰冷,帶來了無盡的溫暖。這是一個孩子對傳統藏式地毯所有的熱愛和執念。”紮西七丹發現,成年後,離家遠遊又遊學歸來,藏族人民家裏不再有這樣的地毯了,甚至也沒有人手工生産了。”

  “留住這份溫暖,延續這一感動,更要留住這一傳統技藝”。開啓這份傳承“事業”的,是兩個年輕的藏族小夥,紮西七丹與才讓。

  “藏式地毯在藏民族生産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是藏民族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種必需品,是宗教儀軌、傳統節日、節慶活動時最常使用的一種禮儀用品,象征著崇高的地位和至高的禮儀。”爲了“原值原味”還原藏式地毯的純正手藝,紮西七丹與合作夥伴才讓決定把企業工廠建在自己的家鄉,建在自己從小長大的村莊裏。

  2017年3月,雲南首家藏式純手工地毯生産企業--香格裏拉市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在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裏拉市小中甸鎮和平村委會降給組214國道旁應運而生。

  一個占地兩畝,有廠房、倉庫、裁剪室、展覽廳、辦公室、活動場和小花園組成的迪慶州乃至雲南省唯一一家藏族手工地毯制作公司就此成立。爲傳承這一物件,守護這份手藝,紮西七丹高薪聘請來了掌握這項稀有工藝的兩位師傅,並邀請村子裏的40位藏族村民加入其中,組建一個本土的藏毯編織隊伍。

  梳、紡、染、整、編、剪,挑選上等羊毛,運用藏式傳統手結地毯把羊毛線手工一個個打結,交織在密密的經緯線上,複雜的工序、耗時的過程,一整套的手工編織工藝全部制作下來,一塊質量上乘、精致保暖的藏毯就是這樣靠著這些手藝人的“溫度”生産出來。

  “一平方尺毯面的地毯需要打成千上萬的結,需要工人重複繞線、割線工序數萬余次,編織出一塊成品地毯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紮西七丹說,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從成立之初開始,就致力于根植手工傳統技藝來生産每一塊地毯,“每一道紛繁複雜的工序都是靠一雙勤勞的巧手來完成,而不是冰冷的機器。”

  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成立兩年來,除了致力于手工制毯,更是組織村民們共同設立了保護傳統手工藝小組,並由專人負責此項工作,把手工制毯手藝讓村子裏更多的年輕人學習。兩年的時間,大量的手工藏族地毯被生産出來,它們保暖、精致,極具實用性和藝術性,但是銷量如何?手工地毯的市場如何?

  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負責市場推廣的合夥人才讓說:“我們不指望做手工地毯賺錢,這是對藏族文化的傳承和保護。”

  传承是重点 市场需要再开发

  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就坐落于214國道旁,走進手工地毯的生産間,18個村裏的婦女們正坐在編織機前編織著彩色的藏毯,傳統的手工藏毯編織技藝在這裏被喚醒。中心倉庫裏色彩鮮豔、設計圖案多元的藏式手工地毯成品擺滿倉庫。近幾個月來,生産者們開始放緩生産速度,因爲前段的市場需求也在放緩。

  “手工地毯不可避免的,還是會受到來自機械化的沖擊。”從市場銷售的角度來說,才讓深刻的感知到了無處不在的機械化生産對傳統手工業和手工藝術帶來的打擊。“隨著改革開放的穩步推進,經濟社會迅速發展,機器使用率越來越高,純手工地毯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危機。才讓說,上世紀90年代,機織毯、針刺毯,地毯的種類開始出現並快速增長。

  “過去,藏族人家裏的楚巴、墊子都是由家人手工編織的,一件墊子、一匹毯子都需要耗費很大的人力、精力,來之不易。”才讓說,純手工制作的地毯有冬暖夏涼、經久耐用,但是制作成本高、市場銷路窄,相較于高成本的手工毯,生産者開始選擇制作機械毯,而消費者也更傾向于購買機械毯。

  生産成本高居不下、銷路窄小有限、産品囤積開始出現,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成立兩年,是否到了要放棄的時刻?紮西七丹與才讓堅定的說:“這是迪慶州範圍內最純粹的手工地毯,這些地毯不僅是普通手工地毯那麽簡單,它更像是一份文化和技藝的傳承,現在如此,將來如此,我們不會放棄。”

  “總有人需要做些事情的,對于這份上千年的厚重文化和技藝傳承。”盡管舉步維艱,紮西七丹和才讓並沒有退讓。

  紮西七丹與才讓把拓展市場的方向轉向了香格裏拉之外的國內市場,進一步向國際市場展開銷路“藏式地毯兼具濃厚民族色彩和圖案花紋,做工精湛,美觀大方,極具欣賞價值,與當今的波斯地毯、東方藝術毯並稱爲世界三大名毯。”紮西七丹與才讓有信心帶著藏式手工地毯打出一條銷路來。

  “如今,藏式手工地毯不僅作爲商品進行使用,更多的它還可以作爲藝術品。”在香格裏拉市的松贊酒店內,來自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的地毯映襯著酒店的獨特裝飾,已經成爲了酒店的特色風格之一。從這裏出發,它們會被更多的人所知曉、了解以及喜愛。”藏式毯主要分有地毯、挂毯和卡墊,紮西七丹和才讓認爲每一件藏毯都具獨特功能,它們都能被“識貨”的商家帶走。目前,憑著兩人多年來不斷積累的市場經驗,已經在上海找到了合適的高端家具企業進行合作,這將有力帶動藏式手工地毯做出藏民族地區,走到更加廣闊的市場中去。

  要傳承、要創新,更是一種責任

  爲什麽要把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建在自己的家鄉?紮西七丹和才讓有他們的考慮。

  才讓認爲,把企業建在這片土生土長的藏族百姓土地上是留住了藏式手工制毯的“根”。把這項傳統技藝教給一群穩定的農村婦女群體也是最好不過的選擇。“其一,她們長期生活在藏民族這片土地上,對藏民族文化最爲了解;其二,她們在這裏有穩定的家庭關系,這項手藝留在她們手裏將有望代代相傳;其三,農村婦女除了傳統産業的收入之外,這項手藝也能爲她們帶來補貼家用的機會。”從最初的50名手藝人到現在的18余名堅守者,藏式手工地毯制作這項工作讓小中甸的部分村民既有了手藝,又有了收入。

  七裏拉姆是這項傳統技藝中的新晉手藝人,她是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帶動村民就業的就業者之一,工廠就建在她家門口,每天工作時間自由,她既可以完成家裏的農活,又可以每個月增加3000多元的手工收入,還習得一項傳統的手藝。

  未來,“拓展市場,是我們推廣藏毯要做,且一定要做好的事情之一。”紮西七丹認爲,只有更好的帶動市場,才能盡可能多的幫助到村民,並傳承好藏毯的手工制作手藝。所以,爲使藏毯更加適應市場,符合消費者的需求,紮西七丹考慮在地毯花紋與樣式中加入時尚元素,與市場接軌,既保持純手工制作,又可以提升藏毯的質量和工藝水准。

  他希望通過這樣的探索與嘗試,讓手工藏毯再次走進人們的生活中。

  它柔軟、耐用、美觀、大方,又有濃厚的民族特色;它美麗、神秘、質樸,又及其貼近人們的生活……藏式地毯不僅是格瑪啦傳統手工藝地毯發展中心的“寶藏”,它承載著一個民族上千年的曆史文化和記憶,更是寄托著編織者的技藝、感情和想象,它值得被傳承、值得被記憶,也值得更多的年輕人去世代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