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旅遊

金東藏紙:紙中上品重煥生機

2019-11-04 德吉卓嘎 中国西藏新聞网—西藏商报

  據了解,金東藏紙因産地舊稱金東宗而得名“金秀”。舊西藏金東有兩個紙坊:一個是舊時全藏最大的藏紙生産作坊,也是最大的官辦造紙坊,主要生産各類生産用紙,是舊西藏官方公文用紙和高級藏經印刷用紙供應基地;另一個紙坊主要生産紙幣。後由于無人管理,造紙坊遺址內的造紙工具失散,土石建築本身也遭歲月侵蝕而損毀嚴重。加之傳統藏紙生産本身由于技術手段落後,消耗勞力大,成本高且産量低,又受現代造紙術沖擊,金東藏紙幾近失傳。

  爲了讓金東藏紙這一民族文化瑰寶得以重煥生機,林芝市、朗縣等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展開了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搶救性保護行動。2008年,朗縣結合全國第三次文物普查工作,對金東造紙坊遺址進行了普查;同年林芝藏東南尼洋閣非物質文化遺産博物館將金東藏紙相關資料征集到該館進行收藏;經過申報將金東造紙坊遺址于2009年被公布爲縣級文物保護單位;同年,朗縣組織相關部門人員深入各村,收集整理金東藏紙制作技藝資料。2010年7月份,金東藏紙列爲第四批縣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項目。同年,朗縣初步成立金東藏紙加工坊——采用政府投資,當地農牧民投工投勞的方式恢複了金東藏紙加工作坊。作坊占地面積1200平方米,建築面積525平方米。近年來,共累計投入藏紙發展專項資金145萬多元。

  2013年,金东藏纸造纸工艺被确定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共有拉吉、加里两位传承人。我们在金东藏纸加工坊见到了加里,她去参加朗县塔布旅遊文化节,刚从县里回来。一位年轻文雅的女性,今年38岁。她也是这里的负责人。“白纸卖得很好,笔记本也卖得不错。”加里说。他们生产的金东白纸规格有45×45公分或45×60公分大小,一般一天只能做出10张左右。

  爲讓這張白紙成爲純正的金東藏紙,加裏花費了4年的時間。

  2010年成立藏紙加工坊時,很多村民望而卻步,害怕去承擔這麽重要的文化恢複項目。知道了這件事後,加裏自告奮勇跑到縣裏提出要求由她來做。 能參與恢複工作,在她心裏是份榮耀。責任擔下了,加裏開始了艱苦的學習和實踐。她跟著縣裏來的相關工作人員尋遍了鄉裏懂得藏紙技術的老人們,跟著他們收集整理制作技藝。“後來我就按照老人們傳授的技藝,去實驗,去實踐。剛開始做出來的紙張,老人們摸一摸,就說不行,有時說不光滑,有時說太薄了或者太厚了,或者別的。 一次次失敗,一次次又重來。直到2014年,我終于成功制作出了金東藏紙。就在當年林芝市來了很多專家來檢測評定,專家們經過仔細檢測,認爲我做出來的紙已經非常接近舊時的紙幣。”加裏說。那些年她主要師從傳承人拉吉,拉吉生于1933年,自13歲起在朗縣金東舊藏紙坊幹活,兩個紙坊都幹過,精通所有制作藏紙的流程。拉吉已經過世。除此,但凡鄉裏懂點技藝的老人加裏從不放過,虛心求教,抓住一切學習的機會。有了技藝之後,如今其他地方出産的藏紙到她手上的,她基本能看出其蘊含的一二制作“秘訣”。

  最好的做紙時間 是每年藏曆3月到10月

  据专家调查发现,金东藏纸具有全藏造纸工艺中最考究的工艺。金东藏纸流程繁琐,主要有四道复杂的阶段:备料、制浆、浇造及烘焙阶段,其中还蕴含采伐、剥皮、去皮、撕皮、扎辫、煮料、洗皮、鞭皮、捣料、拣皮、蒸料、打浆、浇造、晾晒、揭纸等16个工序。恢复生产之后,藏纸作坊按照传统的技艺流程一步步操作,哪一步做不好,藏纸的质量都达不到标准。“做纸的最好时间是每年藏曆3月到10月期间。天气太冷的时候达不到晾晒的温度,做出来的纸张就会泛青。”加里说。

  金東藏紙用的原料是灌木絹毛瑞香。被當地人稱作“秀薪”。與狼毒草比起來毒性小一些,制作過程中工人不會覺得頭痛或是惡心等,但多少會使身上發癢和臉上長小痘痘。每年5月絹毛瑞香樹上開滿黃色的花,十分耀眼,卻正是采伐的最佳時間。原料的采伐,加裏和工人們只采伐適合的枝條,不會全部采光枝條,還要讓弱的枝條繼續生長。縣鄉也有要求,不能傷及灌木根部,也不能大面積采伐。爲使文化傳承和環境保護達到和諧統一,前幾年加裏他們在山腳下試種過絹毛瑞香,“但是山下長勢不好,我們又在山上試種 ,效果比山下好很多,准備明年開始在山上種。”加裏告訴記者。

  金東藏紙加工坊目前有5個工人,有訂單的時候過來工作,每天可以掙到100元,一年大約有個一萬元的收入。加工坊一般一年可以賣出1000多張藏紙,多的時候3000至4000張也有。一年也有個12萬元左右的收入。“這些年我參加過藏博會,也參加了不少展覽,看到其他地區藏紙作坊做出來的時尚新産品,覺得真好看,回來後也在學著做。”加裏說。記者在藏紙作坊裏看到有藏紙燈籠、扇子、筆記本、印刷唐卡、核桃染色的藏紙挂畫等新産品。

  “還是要拓寬銷售渠道,開拓市場,有了資金基礎才能擴大規模,有發展。這些年不少訂單都是在政府的幫助下獲得的,像拉薩市檔案局、國家博物館等。政府已經爲我們做了很多,我們也得自己多想想辦法。”加裏告訴記者。藏紙作坊旁邊就是激越奔流的金東河。院子內一個大桶裏泡著狼毒草,在金東鄉狼毒草長勢也旺。金東藏紙因爲遵循曆史源流來使用原料,所以幾乎不用狼毒草。現在他們也計劃制作狼毒草爲原料的藏紙,正在爭取一些潛在的訂單,准備敲響另一個市場的門。

  林芝市朗县在对金东藏纸进行抢救性保护之初,就提出了“努力恢复金东藏纸传统的制作技艺;全面掌握金东造纸制作技艺,建立完整的档案资料;培养金东造纸技艺的新传承人;打造金东藏纸的文化品牌”的目标。这些年里,年轻传承人加里培养了两个更年轻的传承人,25岁的旦增旺堆和21岁的卓玛央金。目前他们正在申报县级传承人。(记者 德吉卓嘎 扎巴旺青 董秀丽 韩海兰 朱楠 拉旺次培 扎西白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