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旅遊

【藏北故事】來自動物王國的傳奇

2019-09-19 唐召明 中國西藏網


圖爲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10月24日攝)

  約30萬平方公裏的荒原,許多地方見不到人煙,空曠、遼遠、幽靜的環境,使藏北無人區成爲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天然動物園。

  據科學工作者考察,青藏高原上生活著200多種獸類、500多種鳥類,其中100多種珍禽異獸生活在藏北無人區。

  在藏北草原,不論走到哪裏,都免不了要和野生動物打交道。驅車行進在草原上,隨時都可以看到成群的藏原羚(俗稱黃羊),少則三五只,多則上百只,甚至幾百只。這種體態輕盈的動物機警好奇。你在草原上行走,它會歪著腦袋一動不動地凝視你。當你停住腳步,它會馬上意識到你對它構成威脅,于是拔腿就跑。跑一程,它會站住回過頭來再向你張望,確認沒有危險後,便目送著客人遠去。

  牧民說,藏羚羊的生活很有規律,平時公羚羊常常單獨活動,只有每年冬季發情交配季節公羚羊才會到有草、有水的地方與母羚羊相聚。每年四五月份,母羚羊到草原北部大雁降落的地方産羔育仔;到了夏季,母羚羊又率領子女向南遷移。這時候公羚羊會出現在河灘上迎接自己的同類,年複一年,年年如此,動物家族裏自有它們特有的溫情,多麽有趣!

    图为生活在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藏原羚在草原上悠闲地吃草。(唐召明2016年10月7日摄)

  藏羚羊是一種善于奔跑的動物,跑起來輕快灑脫,疾如長風,時速每小時可達80公裏。對于藏羚羊的善跑,牧民群衆有一種解釋:藏羚羊胯下有風翅膀,那是兩個風袋,使它能夠飛快奔跑。夏季,藏羚羊常常躲到雪山上和河湖裏,或是躲在地坑裏避熱。牧民對此解釋是,藏羚羊背的羊皮下有一種蟲,稱背蟲。這種蟲冬天化爲油脂,春天則變成蟲子在皮下活動,常常使藏羚羊奇癢難忍,只好選擇涼爽的地方,以使背蟲“冬眠”一會,減輕瘙癢。後來,我看到藏羚羊,仔細觀察,皮下果然有密密麻麻的寄生物,形狀扁平,很像蛹,看了讓人心裏直發麻。

  藏羚羊家族遵循著一些莊嚴的自然法規生活、繁衍、發展、壯大。每到發情交配季節,藏羚羊好像聽從一種無聲的命令,自動來到無人區的半荒漠草原上集結。公羚羊是最忙碌的角色,它們一個個都忙于爭鬥角逐,施展全部本領以取得對母羚羊的占有權。

  有趣的是,在藏羚羊家族這場爭奪異性的角逐中,往往不是強者取勝,而是弱者反敗爲勝。常常會看到強者慘死在弱者的利角之下。開始當然是弱者鬥不過強者,實在抵擋不住強者的進攻時,弱者被迫落荒而逃,強者不肯罷休,緊追不舍,追著追著,弱者實在跑不動了便就勢在地上一趴,它的兩只長長的尖尖的角伸向後方。乘勝追擊的強者猝不及防,兩只銳利的羊角就會刺進它的胸膛,使它一命嗚呼。這是藏羚羊家族的奇聞,也是動物王國裏的悲劇。“物盡天擇,優勝劣敗”,這大自然的規律也不是絕對的,藏羚羊就是一個例外。

  在激烈的搏鬥厮殺中結束“生兒育女”的第一階段工作。每年春夏之交,成千上萬的母羚羊又雲集另一處完成真正的“生兒育女”任務,那才是真正可歌可泣的場面。傳說中有這樣的奇事,藏羚羊産羔時,正是大雁列隊北飛的季節。藏羚羊和大雁,一種走獸,一種飛禽,這兩者看來完全不同、生活習性也沒有絲毫相似之處的生靈,竟然年年彙聚在同一地區,在那裏它們和平相處,互爲補充,配合默契,大雁吃羚羊生産後的胎盤。母羚羊吃大雁的糞便。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可它又是合情合理。

  听牧民说:天上最守纪律的是大雁,地上最守纪律的是羚羊。藏羚羊产羔后离开“产房”时的情景也很能说明这一点。据说,此时的公羚羊表现出尽善尽美的组织纪律性和崇高的责任感。数不清的公羚羊自动组织起来,同舟共济,承担起“父亲”神圣职责,精心保护着母羚羊和刚出世不久的羊羔。遇到江河溪流,公羚羊首先跳下水,在下游排成屏障,保护母羚羊和羊羔过河。一旦有小羊被水冲倒,公羚羊便用身子使劲挡住它,以让小生命爬上岸去。这种动物王国里的“父子”亲情千古不变,令人感动,引人遐想。(中國西藏網 文、图/唐召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