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宗教

九世班禅首次南京之行

2019-10-30 喜饒尼瑪 中國西藏網

  1931年5月初,國民政府首都南京,春雨潇潇。

  九世班禅首次抵達南京的任務,是出席國家最重要的會議——國民會議。爲此,國民政府爲其極其周詳地布置專列,車廂“外紮彩飾,圓‘歡迎’二字,綠車廂懸彩綢,皆作杏黃色。車中椅榻,亦遍敷杏黃綢,案上並置鮮花、香爐”。

  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馬福祥在澄平船上對九世班禅說:“今日雖雨,迎者猶多,班委今到京,群衆更爲愉快。”九世班禅笑著說:“春雨年成必好。”

  初到首都南京且極其忙碌的九世班禅,其所參加的一系列公開政治活動成爲各方媒體關注的焦點。

  1931年5月5日,國民會議開幕典禮。身穿黃緞的九世班禅坐在樓上來賓席,璀璨奪目。他表示:班禅以西鄙遠人,得與盛會,與全國代表諸公,快晤一堂,曷勝榮幸。


1931年國民會議九世班禅與張學良、馬福祥

  開幕典禮結束後,九世班禅即率員拜谒中山陵,並獻花圈,巡視一周。他向外界傳達自己對“五族共和”理念的堅定擁護。一個月後,九世班禅再次前往中山陵,將從沈陽運來的金雕一對敬獻于總理靈堂前,雕爲古銅質,外裹金箔,工藝極精。

  5月16日,一張首都閱兵典禮要人圖引起外界的廣泛關注,圖中九世班禅與蔣介石並肩站在最前方,頗有深意。

  5月25日,在南京中央黨部大禮堂,九世班禅在總理紀念周上正式發表講演,他的講演主要有以下幾點:

  到內地已曆時九年,此次來到首都,見政治勃興之氣象,與國民會議之精神,于國家前途實抱無限樂觀;若政府失去西藏,即不免有唇亡齒寒之慮;希望政府用政治力量早日促其解決;深盼政府對于邊疆人民痛苦,特予注意,俾早解除。

  九世班禅特別希望中央政府對國內各族,一律平等,深恰邊民之望,乃具矢忠擁護之誠,誓負安邊之任”,這種誠摯擁護中央的熱忱深深感動了官民上下。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馬福祥于1931年6月21日向中央寫了一份秘密報告:

  查班禅額爾德尼此次來京及觐見,面陳藏事,並參加國民會議,其擁護中央熱誠,洵堪嘉尚。且班禅通達教理,行持精嚴,康、藏各處喇嘛僧衆信仰至深。茲爲對于各地喇嘛寺廟宣傳中央政令及撫慰信仰佛教民衆起見,擬請特派班禅額爾德尼爲西陲宣化使,並得在青海、西康兩省境內選擇適宜地點組織行署,以便辦理一切宣化事宜。所有行署內部組織、經費數目以及班禅年俸,均經本會擬就詳細辦法,繕折呈奉蔣主席批示照准在案……

  6月24日,首次應邀到南京的九世班禅受到國民政府高度評價,予以最高褒譽,因九世班禅“翊贊和平統一,此次遠道來京眷念勳勞,良深嘉慰”,並加授予“護國宣化廣慧大師”名號。


“護國宣化廣慧大師班禅之印”

  當日,九世班禅深情地給國民政府最高領導人寫了一封呈遞,通篇充滿自謙之詞——“祗領之余,彌深悚惕。唯有求國基之永護,爲化治之宏宣……”他在呈遞文的最後對國家做出莊嚴表態:“上答主席眷顧之隆,下祝西藏無疆之福。”


中國第二曆史檔案館所存檔案複印件

  1931年6月27日,南京國民政府派出正副專使手捧冊印,“導以軍樂隊,專使乘坐花車到班禅駐錫所,由班禅堪布二人到大門迎候,行一鞠躬禮,專使入門進至禮堂門外,班禅在北迎候,行一鞠躬禮,專使入禮堂,升座于案之左側,班禅立案右側,捧冊印官中立,宣讀冊文,班禅祗領,向冊印行一鞠躬,禮後款待專使”。

  十幾個小時後,九世班禅遵照清代定制與舊俗,即往國民政府辦公地對國家之表彰表示誠摯的謝意。程序極其嚴謹:

  主席與國民政府委員依次就座,九世班禅向主席三鞠躬,互換哈達,然後前往接見室,“主席上座,內部長左座,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右座,班禅對座”。

  1931年7月1日,在南京國民政府大禮堂。上午10時,授予九世班禅爲“護國宣化廣慧大師”的典禮隆重舉行。戴季陶、馬福祥、陳果夫、孔祥熙等國民政府要人親臨現場。九世班禅“衣黃馬褂,外披赭色號裟,穿白色金萬字邊龍頭鞋”,儀表莊重,精神煥發,氣場十足。其緩步入場時,由現場軍樂導引至禮堂。

  授予儀式由國民政府代主席于右任主持並致辭,並“頒發班禅玉印一顆,文曰護國宣化廣慧大師班禅之印”。他希望九世班禅“大師弘揚光大,以副政府之至意”。九世班禅作了題爲《虔誠祈禱護國基于永安》的發言,表示:“此後唯有盡宗教之本能,虔誠祈禱,護國基于永安,宣化育之宏願。”

  攝影記者的鎂光燈見證並凝固了這一重要曆史時刻。

  國民政府爲這場典禮優禮有加,准備了豐厚贈品,命令典禮局“以極精致之玻璃盒盛之,用汽車二輛載送三元巷班禅招待處”。班禅招待處位于警戒森嚴的總司令部機關大院內,可見國民政府對九世班禅駐錫地安全保衛的高度重視。

  典礼完毕后,“各要人及新聞记者多趋前与班禅握手致贺,班禅笑容相迎,颇有应接不暇之势”。

  高规格的礼遇以及在国家层面对爱国佛教领袖的尊崇,进一步坚定了九世班禅全力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爱国之心。(中國西藏網 特约撰稿人/喜饒尼瑪)

  參考文獻:

  中國第二曆史檔案館、中國藏學研究中心:《九世班禅內地活動及返藏受阻檔案選編》,北京:中國藏學出版社,1992年。

  “國民政府令(1931年6月24日)”,載于南京:《國民政府公報(令)》第806卷,1931年6月25日。

  計晉美:“傳記:西藏第九輩班禅事略”,臷于《中國邊疆建設集刊》1948年1月

  “中國第二曆史檔案館館藏國民政府檔案”,載于侯希文:《西藏與曆代中央政府來往政務公文選編》,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5年,第281頁。

  1931年:《申報》《北洋畫報》《大公報》《天津益世報》

  南京:《國民政府公報(公函)》1931年,第919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