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忆初心 我们的七十年】罗广武:伴随共和国成长 做合格的共产党员

2019-11-04 王茜 中國西藏網

  采訪羅廣武是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在滿滿兩面牆都排列書櫃的書房中,羅廣武精神矍铄,談起話來中氣十足。他說:“今年最大的喜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我則年滿71周歲。可以說,我是伴隨著新中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


图为罗广武接受记者采访 摄影:王茜

  羅廣武1970年加入中國共産黨,黨齡近半個世紀。談到共産黨人的初心和使命,他說:“爲中國人民謀幸福,爲中華民族謀複興,是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和使命,是激勵一代代中國共産黨人前赴後繼、英勇奮鬥的根本動力。”

  回憶自己走過的曆程,羅廣武說:“入黨近50年來,對共産主義的理想、社會主義的信念,始終沒有動搖過。”

  不忘初心 信念坚定

  罗广武从小就爱讀書。他仍清楚地记得初中三年级時政治课学的是《社会发展简史》和《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高中开始读《毛泽东选集》《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等著作。他就读于北京四中,良好的学习氛围和浓厚的爱国氛围的濡染和熏陶让他受益终身。罗广武说:“回顾起来,我初步确立世界观、接受马克思主义,就是在高中阶段。”

  罗广武于1968年初参军入伍。在部队的15年,他一直从事技术侦察工作,除了参加战备值班外,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讀書上。读些什么书呢?诸如《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国家与革命》《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等。罗广武说:“那时我们的政治热情很高,读毛主席的书,读马列的书,确实是真读、真信,当然还有真懂、真用!”

  联系到新时代,罗广武表示:“作为中国共产党员,我们信仰马克思主义,就要信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主要成果,学好毛泽东思想,学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論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論体系里面,包括了邓小平理論、‘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也包括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

  胸怀全局 刻苦钻研

  1985年,罗广武调到中央统战部,在长达16年的统战工作实践中,他全身心投入工作,政策、理論方面进行系统的研究。对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统一战线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经验,罗广武勤思勤学,刻苦钻研理論。

  羅廣武談到,“新中國成立之初,在政治制度安排上,我國實行的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這是馬克思列甯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産物,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

  羅廣武說:“有比較才能鑒別。要想更深入地了解我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獨特性和優越性,就應當對世界各國的國家結構形式作比較研究。”

  羅廣武說:“根據中國的國情,我們不能搞美國式的聯邦制,也不能搞法國式的單一制。”他認爲,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把維護國家集中統一和照顧少數民族的差異結合起來,把國家的總的方針政策和少數民族地區的具體特點結合起來,把民族因素和區域因素結合起來,把經濟因素和政治因素結合起來,使我國各族人民都能各得其所,又能和衷共濟。這就是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所具有的巨大優越性。

  羅廣武還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宗教事務管理的關系進行了解讀。他認爲,黨和國家提出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及提出依法對宗教事務進行管理是有充分根據的。這種根據存在于宗教本身之中,存在于對宗教的科學分析之中。他說:“這種管理,是指政府對宗教工作中有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的貫徹實施進行管理和監督,是爲了使宗教活動納入法律、法規和政策的範圍,而不是幹預正常的宗教活動和宗教團體的內部事務。管理社會事務是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好,依法加強對宗教事務的管理也好,目的都是要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图为罗广武部分著作 摄影:王茜

  热爱西藏 主动请缨

  2001年,53岁的罗广武主动申请调到西藏工作。他说:“五十而知天命。所谓‘知天命’,就是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知道自己适合干什么、不适合干什么。我是一名研究型干部,优势在于理論基础较好,民族、宗教政策熟悉,文字功底也不错,而西藏能够让我发挥自身专长。”就这样,在得到爱人的肯定后,罗广武来到西藏工作。

  在西藏工作的7年中,罗广武从未间断讀書学习,“每天晚上8点到凌晨1点半,讀書5个多小时。每读完一本书,都要详尽地作摘录。平均每年的讀書量,总要在1000万字以上。”

  羅廣武不僅關注西藏的現狀,也研究西藏的曆史。羅廣武認爲“全國各族人民”既包括作爲主體的漢族,也包括其他各個少數民族,既包括今天所存在的全國56個民族,也包括曆史上曾經存在、後來已經消失的民族,如匈奴、鮮卑、回纥、契丹、黨項等。曆史上,不僅漢族建立的政權是屬于中國的;其他民族建立的政權同樣也是屬于中國的,這其中理所當然地包括生活在青藏高原的藏民族。羅廣武說:“承認中國的曆史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的,就應該承認,西藏這塊地方自有人類文明以來的曆史都是中國曆史的一部分,或者說是中國邊疆史的一部分,是中國少數民族史的一部分,但絕不是任何外國曆史的一部分。”


图为罗光武《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一文在新华文摘刊发 摄影:王茜

  经过研究分析,罗广武于2006年4月写了《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一文。文章分别从中国历史地理学理論、西藏的特殊地理环境、西藏的考古发现、藏族人的种族以及西藏归入中国中央政权有效管辖等方面对“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作了较充分的论证。“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到了元代西藏又成为中国中央政权管辖之下的一个行政地区。”罗广武说:“这两句话才是完整的、含义明确的、不会引起误解的,也是完全符合历史事实的。”

  退而不休 奉献余热

  2008年,羅廣武從西藏退休回到北京。盡管退休了,但他並沒有停止研究、著述。羅廣武說:“退休後的忙碌程度與在職工作時沒有區別。”

  這些年裏,羅廣武先後編著、出版了《中國民主黨派大事通覽(1949—2000)》等四本書;主編了“藏學文獻叢書”漢文部分,錄入、校勘、注釋了《西藏六十年大事記》《西藏交涉紀要》等七部藏學文獻;撰寫和發表了《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産黨經營西藏的基本方略》《中國的曆史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的》《毛澤東與西藏解放事業》等多篇論文。

  羅廣武先後在參加《習仲勳論統一戰線》一書編輯和《中國共産黨統一戰線史》書稿審讀中,分別作了大量文字修訂、提出詳盡審讀意見等工作。此外,羅廣武還力所能及地參與援藏工作。近兩年,以《西藏的曆史地位和發展道路》爲題,分別爲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會員、湖北省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會員、北京市援藏援青幹部授課,廣受好評。


图为罗广武为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授课 摄影:王茜

  羅廣武現任中央統戰部離退休幹部工作局黨委委員、副書記,離退休第二黨支部書記,不僅在黨務工作中認真負責,敢抓敢管,樂于奉獻,還深入細致地做好離退休黨員的思想政治工作。

  生活不止忙碌的工作,还要维护家庭的温馨和美好。罗广武的爱人三十几岁时就患上严重的类风湿病,手脚关节疼痛,且严重变形,难以正常工作和生活,因此很早就办理了病退。几十年来,罗广武深感亏欠爱人太多。他积极承担起自己对家庭应负的责任,尽力补偿家庭和爱人,并始终保持着乐观向上的心态。罗广武说:“人老了,更需要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关心、相互帮助。把生活料理好了,我们才能进一步发挥自己的优势和专长,做一些自己喜欢而又力所能及的事情,奉献余热。”(中國西藏網 记者/王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