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民族史詩的活態傳承

2019-09-05 高小立 光明日報

  格薩爾的故事很久很長,至今沒有一個人能夠講完,講不完的故事,像是永遠挖不完的寶藏。由中共上海市委宣傳部、青海省委宣傳部,上海廣播電視台、青海廣播電視台聯合出品的紀錄片《格薩爾的英雄草原》,是第一部全面展示《格薩爾》史詩的大型電視紀錄片。全片緊扣“全世界最長的活的史詩”這一主題,以民族文化自信與審美自覺的站位高度、大音希聲的哲學思辨精神、舉重若輕的敘事風格,記錄了被譽爲古代藏族社會百科全書的史詩《格薩爾》所誕生的地域環境和民族文化淵源,在描繪格薩爾王文化的前世今生和從內到外不斷擴展的版圖同時,向世界呈現了青藏高原獨特的地理形態、民族信仰、草原文明和格薩爾史詩傳承藝人的傳奇故事。

  作爲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的《格薩爾》史詩,其120部、100萬詩行、2000萬字的內容載量,超過了古希臘《伊利亞特》《奧德賽》、古巴比倫《吉爾伽美什史詩》、古印度《羅摩衍那》《摩诃婆羅多》這五部史詩的總和,是世界最長的英雄史詩。更爲重要的是,它是唯一依然在開枝展葉、不斷增長的活的史詩。

  《格薩爾》史詩是雪域高原藏族同胞千年來智慧的結晶,它和蒙古族《江格爾》、柯爾克孜族《瑪納斯》並稱爲中國少數民族三大史詩。2009年9月,《格薩爾》史詩被聯合國教科文衛組織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這是對《格薩爾》史詩作爲全人類共同文化遺産的高度肯定,也是對我國在保護、傳承、挖掘、整理、研究、傳播《格薩爾》史詩諸多領域所取得重大成就的國際認可。

  該片主創團隊本著對民族文化瑰寶高度負責的態度、打造卓越民族文化精品的創作理念,在兩年多時間內,攝制組數十次入藏,長時間奔波在海拔4000米以上,用鏡頭帶給觀衆恢宏壯闊的雪域風景,再現藏族同胞、說唱藝人的真實生活。以對大量海內外有關格學、藏學、文學、人類學、曆史、地理等專家學者的采訪,挖掘記錄了衆多珍貴的格薩爾史詩文獻。無論從內容、畫面、音樂、解說、剪輯等藝術層面來看,該片都是一部有著重大政治意義、極具文化內涵的精品紀錄片。

  紀錄片《格薩爾的英雄草原》分爲《草原英雄》《榮耀之光》《遊吟詩人》三集。該片緊緊抓住格薩爾史詩本體在宗教、神話、民族心理等層面的脈絡進行解讀,以時空交錯的敘事結構介紹格薩爾史詩一千多年來在青藏高原和海內外的傳播。如果說片中格學、藏學、文學、史學專家是爲觀衆從各個學術、藝術角度解讀格薩爾王史詩,唐卡、繪畫、藏戲是爲觀衆透過格薩爾王史詩展現藏族同胞燦爛悠久的民族文化,那麽,格薩爾王說唱藝人就是貫穿整部紀錄片的靈魂所在,正是他們千年虔誠的傳唱,格薩爾王才成爲當今世界唯一活著的史詩。而藏戲、唐卡的藝人也不斷從這些“遊吟詩人”的吟唱中,找尋對于表現格薩爾王藝術形式的激情和靈感,這些藝術形式的廣泛存在,共同構築了《格薩爾》史詩活態傳承的獨特魅力。

  主創在用鏡頭語言表達對這些遊吟詩人的尊重之余,也關注到現代文明社會形態下,說唱藝人遇到的挑戰,當越來越多牧民轉爲定居,他們也從廣袤的草原走向城鎮、走向定居點。變的是傳唱格薩爾王的形式,不變的是植根于藏族同胞靈魂深處對格薩爾王的崇敬,是藏族同胞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對正義的頌揚,對邪惡的鞭撻。他們將人類一切美好的正義的智慧的情感傾注到格薩爾王身上,並通過吟唱讓傾聽者産生強烈的共鳴,而這點,或許就是爲何《格薩爾》史詩活在“遊吟詩人”的傳唱中,穿越千年依然生命力鮮活,依然不斷地散枝展葉的原因所在。

  當片中悠揚的阿拉塔拉調子響起來,海內外觀衆會透過《格薩爾》史詩更加渴望進一步了解雪域高原以及生活在那裏的人們,會在前往高原的路上不僅想去拉薩、日喀則、青海湖,還會想去看看阿瑪尼卿雪山、松格瑪尼石經城、查嶺寺,更想去傳說中格薩爾王後裔的德爾文村,聆聽從五六歲孩子到耄耋老人都會吟唱的《格薩爾》。而這恰恰是我們對于“活態傳承”民族文化瑰寶《格薩爾》史詩的初衷。

   (作者:高小立,系文藝報藝術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