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西藏解放第一村”崗托村:奮勇拼搏奔小康

2019-10-08 代玲 經濟日報


西藏昌都市岗托村全貌。 代玲 摄


新建成的岗托特色小镇。代玲 摄

  1950年10月,解放昌都的战役在金沙江边打响,西藏境内第一面五星红旗插在了岗托村的土地上,就此掀开了解放昌都、进军西藏的重要一页。如今,69年过去了,岗托村这个西藏解放第一村已成为全国生態文化村,正在积极打造4A级民俗休闲度假区,岗托人传承“老西藏精神”,也铆足劲儿奋勇拼搏在乡村振兴的大道上。

  從西藏昌都市出發,沿紮曲河一路向東,翻越宗拉夷山、雪季拉山,通過矮拉山隧道,大約6小時車程後,即可到達位于金沙江邊的江達縣崗托鎮崗托村。

  日前,記者來到崗托村,深深感受到崗托村和崗托人獨特的魅力、奮鬥的活力與發展的潛力。

  獨特的魅力

  走進崗托村,一棟棟獨具康巴特色的藏族傳統民居新穎別致,讓人眼前一亮。家家戶戶都是二層小樓,一樓用石頭或者土坯壘起來並保留了土石的本色,二樓則是木制的紅色小屋。鱗次栉比保存完好的傳統藏式民居,成了村裏一道亮麗風景。

  81歲的澤旺平措告訴記者,這種建築在藏語裏叫作“崩旺”(建築學上叫“崩空”,是藏族建築中十分具有民族和地域特色的木結構建築)。自從他記事起,家家戶戶修的房子都采用這樣的方式和格局。

  沿著村道前行,家家戶戶房前屋後的院落裏,蘋果樹、桃樹等各種果樹上都挂滿了即將成熟的青綠中泛著紅暈的累累果實。金燦燦的油菜花、紅白相間的土豆花,還有一種叫土木香的藥材開出的朵朵黃花與青中泛黃即將成熟的一片片青稞,將一棟棟民居包圍起來,構成了獨具魅力的藏式村落。

  “很多途經317國道的遊客在江對面看到我們這個村子的風貌時,都會特意進村子來看一看。”澤旺平措說。

  讓澤旺平措引以爲豪的是他家占據著村裏“特別”的位置:站在他家二樓露台上可以看到不遠處刻在巨石上的遒勁有力的“西藏”二字。

  1950年10月,昌都戰役在金沙江邊打響,渡江成功後,戰士們在江邊的巨石上刻下了“西藏”二字,將第一面五星紅旗插在了崗托村。崗托村也因此成爲西藏解放第一村。

  澤旺平措家的房子有30多年了,在他和家人的擴建修葺下,成爲村裏極少數的三層樓建築。一樓是倉庫和關牲畜的地方,二樓供一家人生活起居,三樓則是澤旺平措家存放“寶貝”的地方。

  說話間,澤旺平措已經將挂在三樓的“寶貝”一股腦兒取下來。他所謂的“寶貝”原來是3個鏽迹斑斑的軍用水壺和一個飯盒。

  “當年解放軍渡江以後,紀律嚴明,不僅不打擾我們的生活,還經常接濟村民,給我們送來吃的穿的用的。這些東西就是當年留下來的。”澤旺平措說。

  解放軍渡江那年,澤旺平措12歲,至今他都記得解放軍的好。

  回憶起當年的事情,他一口一個“亞木哥”(昌都藏語方言“好”的意思)。由于當時還沒有通公路,澤旺平措的家人和村裏人積極參與幫助解放軍運輸物資。

  1962年,24歲的澤旺平措和村裏60余名村民參與了中印自衛反擊戰的物資運輸和後勤保障。在長達6個月的相處中,戰士們“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忍耐、特別能團結、特別能奉獻”的老西藏精神,給澤旺平措和他的同伴們留下了深刻印象,並且至今仍影響著澤旺平措和村民們。

  “我們崗托村是西藏解放第一村,村民們都爲此感到自豪,所以在各項工作上都要做好。”崗托村黨支部第一書記永紅說。正如他所說,在69年的發展曆程中,崗托人不忘初心,秉持著“老西藏精神”不斷開拓進取,敢拼敢闖,活力不斷。

  奮鬥的活力

  1956年,金沙江上建起一座吊桥,岗托人从此告别了牛皮筏子。1974年12月,317国道金沙江大桥老桥建成通车;2008年8月,岗托金沙江大桥新桥建成通车。半个多世纪以来,秉承开拓进取、拼搏奋斗的精神,岗托人往来于四川和西藏之间,蹚出了一条致富路,村里处处焕发出奮鬥的活力和生机。

  站在自家二楼的平台上,69岁的尼玛次仁正在调度工人们扩建房子。七八年前,他开起了岗托村第一家家庭旅馆,获得过政府给予的3万元家庭旅馆扶持资金,并被原昌都地区旅遊局授予“乡村旅遊示范户”荣誉称号。

  “目前我家的家庭旅館有10個床位,再加蓋兩間房子,又可增加10個床位。”尼瑪次仁一邊盯著屋頂施工一邊介紹。

  尼瑪次仁家對面約100米的地方,是他大兒子澤登紮西的家。澤登紮西常年在外面做生意,房子空著沒人住。去年,尼瑪次仁投入10多萬元將大兒子的空房裝修一番,做成有10余個床位的家庭旅館。

  “閑不下來,只有不斷奮鬥生活才會越來越好。”尼瑪次仁說,“要想過上好生活,除了依靠黨的好政策外,還要靠自身不斷努力。”

  43歲的巴久是崗托村第一個跑運輸的人。

  巴久十七八歲的時候,靠東拼西湊和銀行貸款花三四萬元錢買了他人生第一輛汽車——一輛二手東風車。只用了兩年時間,巴久就換了一輛嶄新的東風車。

  “新車我花了7萬多元。爲了掙錢,那時候我們起早貪黑,沒日沒夜地忙活。”巴久說。如今,20多年過去了,巴久通過自己的努力已經換過10多台運輸車了。前年,巴久花50多萬元新購置了一輛東風天龍車,並出月薪8000多元請來同村的青尼多吉幫忙開。巴久自己也沒閑著,去年,他瞅准村前正在修建的前往汪布頂鄉的路,果斷花費62萬元購置一輛拖車用于爲工程運輸水泥。

  “去年修路我開拖車賺了10多萬元。”巴久笑著說。

  和巴久一樣,抓住黨和國家大力建設西藏的大好機遇,崗托村很多人都通過跑運輸走上了發家致富的道路。在崗托村空曠的空地上,停滿了一輛輛東風大卡車。據村委會和駐村工作隊的不完全統計,僅最近一兩年村裏新購置的東風天龍車就有20余輛。

  不僅村裏年長的人和中年人依然奔跑在奮鬥的追夢路上,崗托村的新一代更是在追逐“創業夢”的道路上全力以赴。

  28歲的澤旺多吉創業賣牦牛酸奶和酥油已經3年了,目前他在昌都市區和江達縣城各開了一家門店,生意興隆。在澤旺多吉家,爸爸早年跑運輸,叔叔做建築生意。受家庭影響,成年後的澤旺多吉也萌生了創業夢想。但做賣牦牛酸奶和酥油的生意卻不被家人看好。

  “從父輩們的身上我學到了有夢想就要堅持,要有自己的主見。所以我不顧家人的反對做起了這個。”澤旺多吉說,創業之初共有來自不同地方的3個合夥人,而如今僅剩下他一人了,如今他創立了“雪樣媽”的品牌。“雪樣媽”在漢語裏是母牛的意思,他希望自己的品牌也像母牛一樣溫柔,在市場上有競爭力。

  “下一步我想擴大規模,將産品賣到拉薩和更遠的地方去。”談起自己的計劃,澤旺多吉信心滿滿。

  走在崗托村的村道上,幾乎看不到閑散的人。

  “大家都忙著在外掙錢呢。”昌都市旅發委駐崗托村工作人員郭鵬飛說。

  雖然69年過去了,但是崗托人骨子裏的“老西藏精神”卻時刻影響著村民們幹事創業。

  “美好生活都是奮鬥出來的。像當年解放軍經過艱苦卓絕的戰鬥才取得進軍西藏的勝利一樣,我們崗托人這麽多年來也不怕辛苦、不怕吃苦,緊緊抓住黨的好政策,才有了今天的好生活。”永紅說,奮鬥是崗托人不變的底色,爲了更美好的未來,崗托人還在繼續前行。

  發展的潛力

  位于金沙江邊的崗托村,是經317國道進入西藏的第一站,區位優勢非常明顯。“解放第一村”的牌坊就立在進村的道路上。

  看中崗托的區位優勢,深耕文旅産業的成都西部遊俠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已經初步和江達縣達成在崗托村開發民宿等合作意向。

  “崗托村是進藏第一站,如果客人在這裏對西藏民俗有深度了解,將對整個西藏的旅行體驗都有所幫助。”成都西部遊俠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創始人張磊表示,看中崗托村不僅因爲崗托村的資源和區位優勢,還因爲近年來昌都市及江達縣支持崗托村打造民俗休閑度假區的政策支持力度非常大。

  “川西旅遊市场非常大,同时川西旅遊市场也发展得很成熟。依托川西旅遊市场,岗托村的旅遊将有很大发展前景。”张磊介绍,目前,成都西部游侠户外俱乐部每年往川西发团,其中去与岗托村一江之隔的德格县的客人大约就有5000人。德格到岗托20分钟左右的车程,完全可以设计出岗托融入川西旅遊大市场的产品和线路。

  “特别是岗托村系列民俗和金沙江十八军渡口有较高历史价值,具有很大的开发潜力,与景区内以‘西藏’巨石、炮楼、金沙江岸滩等为代表的景观组合相辉映。这种资源组合在江达县乃至昌都地区也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江达县旅遊发展局局长泽仁松姆介绍,目前江达县尚无成熟品牌的景区,市场空白为岗托民俗休闲度假区开发提供了先机,“其地处川藏交界处,与中国景色最为壮美的区域相连相串,集中了世界级的自然生態、人文景观旅遊资源,各个区域之间资源互补、差异定位,未来发展前景无限。”

  党的十八大以来,岗托村实施了投资6000余万元的14个项目。其中围绕旅遊开发和产业发展的项目占了项目总投资的近50%。

  4年来,江达县在岗托村举办了4届“重走金珠玛米(解放军)之路”徒步活动,“巅峰梦想·汽车围棋拉力赛”也将连续两年将岗托作为路途中一个体验点作体验活动,加上外界对岗托村的关注,这些都为岗托旅遊的发展带来了巨大机遇。

  为加快岗托村的旅遊开发,近几年昌都市专门为岗托村选派了昌都市旅遊发展委员会工作人员驻村。自驻村以来,昌都市旅遊发展委员会一批又一批队员为岗托村的旅遊发展出谋划策。现在,金沙江边进入岗托村的位置,十八军渡口红色遗址公园已经运营。今年7月,岗托村投资1000万元开工在建包括景区周边风貌整治、道路改扩建、旅遊步道、木栅栏及垃圾箱等在内的景区改造工程。

  “目前,我们正在和企业商谈实施村里的高端民宿项目。”昌都市旅遊发展委员会驻岗托村工作队队长格松次仁说。

  泽旺平措家的房子由于观景视野好,且本人有意愿从事旅遊业,格松次仁带着工作队员帮助他接洽企业。

  “我們准備先打造出一戶做示範,村民們看到後就會更有積極性。”格松次仁說。

  “姐姐,你们来我们村是因为旅遊项目的事情吗?”走进村里大学生四朗卓玛的家,四朗卓玛误以为记者也是来洽谈旅遊项目的。现在,全村上下都很关注村里的旅遊发展。

  未来,依托区位和资源优势,抓住岗托打造特色小城镇的契机,岗托村将全力打造4A级民俗休闲旅遊度假区,这将成为岗托村今后发展的新引擎,使岗托村吸引更多的周边村民和游客。

  協龍村村民益西次仁3年前正式搬到崗托村,開了一家摩托車修理店。現在像他家一樣從崗托村周邊搬來的居民已經有30余戶了。

  不僅如此,內地人也紛紛來到崗托村經營起了生意。

  來自河南洛陽的周志斐,今年3月在崗托村開起了蔬菜水果百貨店,這是崗托村裏第一家由內地人經營的商店。

  “從拉薩到那曲我一路考察,最終選擇了崗托村。這裏交通好,未來更有發展潛力。”周志斐說,他的小店現在每個月收入2萬元到3萬元,他相信生意會越來越好,對此他寄予很大期望。

  金沙江不舍晝夜向前奔騰,崗托村也不舍晝夜往前發展。金沙江和江邊巨石上的“西藏”二字,見證著崗托村和崗托人奮鬥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