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西藏新聞

人物志:尼瑪頓珠與藏北高原牧民的“脫貧記”

2019-09-10 江飛波 中国新聞网

  2018年年底,海拔4000多米的西藏阿裏地區搶古村村委會院內碼放了28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現金,村黨支部書記尼瑪頓珠在現場宣讀:2018年,合作社施工隊、機修廠、洗沙場收入達118萬元,牧業收入132萬元,茶館、商店37.7萬元……全村牧民將根據參股比例和全年所得工分核算,分取現金。


资料图:西藏藏北高原海拔最低小镇迎来暖春桃花开。赵朗 摄

  這一切與尼瑪頓珠幾十年前的記憶大相徑庭。今年54歲的他回憶,小時候藏北草原實行分配制,他一家9人所分得的糌粑有限,“一天只有一頓能吃上糌粑,不夠怎麽辦?我阿媽教我,把風幹的羊肺、羊肝磨成粉末,和著糌粑一起吃。”尼瑪頓珠說,雖然難以下咽,但可以避免挨餓。

  尼瑪頓珠所在西藏阿裏改則縣物瑪鄉地處藏北高原腹地,平均海拔超過4500米。他說,自己小時候沒有上學的想法,6歲起便開始幫阿爸、阿媽放羊。

  1986年,21歲的尼瑪頓珠和隔壁草場25歲的姑娘普西繞戀愛、結婚。“她家和我家各分了些綿羊給我們,算是成家立業了。”尼瑪頓珠說,兩家還相互給他們做了套嶄新的藏裝,當作新婚禮物。

  因爲熱心爲村民辦事,1996年,尼瑪頓珠被搶古村的村民們選爲村幹部。

  “不要再過食不果腹的窮日子”是搶古村諸多村民的想法,他們一直在嘗試擺脫貧困,“2007年,我們召集村裏6名牧民成立了一支施工隊。但是牆怎麽砌?和水泥的比例是多少?6人什麽都不知道。”尼瑪頓珠回憶,當年他們爲一位村民砌牆,結果質量不行,只能推倒。

  後來,他們主動“交學費”,請來日喀則的施工隊師傅,學習砌牆、和水泥等基礎技術。

  2008年夏天,政府劃撥資金爲改則縣牧民建設標准化羊圈,附近其他村都是外地施工人員建設,而搶古村實現了自建。當年,搶古村的勞務收入達到了15萬元。

  尼瑪頓珠說,2012年村裏集體商討,決定投資4萬元開設一家甜茶館。沒想到第一年就回本了,且有盈余。2013年,他們再次投資56萬元開了一家商店,利潤可觀。

  更大的機會在2015年,當時阿裏地區決定在改則縣進行牧區改革試點,縣裏想把搶古村列爲試點村。

  尼瑪頓珠回憶,作爲村黨支部書記,他當時主動找到改則縣改革調研組承諾:要爲牧區改革發展探索新路。“那時我們村有49位貧困村民,貧困面約20%,牧民們都想擺脫貧困。還有,我們的基層民主工作比較好。”他說,這些爲以後的改革打下了基礎。

  試點最終落地搶古村,改革工作開始後,搶古村決定必須結束以前分散牧羊的放牧方式,解放更多的勞動力。隨後是召開村民大會,商定成立合作社、確定分配制度等。

  尼瑪頓珠說,任何改革都有阻力,他們村部分牧民不願作出改變,同時對當時確定的“工分制”有所疑慮。

  搶古村決定先成立合作社,將全村5000多只牛羊分爲公羊(牛)、母羊(牛)和羊(牛)羔組,細分下來,他們發現只需40人左右,便可以照看好全村的牛羊。

  隨後,搶古村將茶館規模擴大到3家,商店擴展到兩家。施工隊重新組合,添置運輸設備,還成立洗沙場、農機修理廠等,吸納全村的剩余勞動力。

  尼瑪頓珠稱,2016年,搶古村實現純收入近130萬元,他們將其中的105萬元用于牧民分紅,分紅依據是牧民的參股比例和全年總工分。“此前不願作出改變的和對‘工分制’有疑慮的牧民,在分紅當天,想法徹底改變了。”

  值得一提的是,搶古村還將純收入的4%用于幫扶村裏的無勞動力者和孤殘老人;出台了在校生可以獲得照顧性計工分、發放教育補助等措施。搶古村實現了“老有所依、幼有所學”。

  此後,牧區改革試點工作步入正軌。2017年,搶古村成爲改則縣第一個脫貧摘帽的村子。

  2018年12月18日,中央授予尼瑪頓珠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並獲評“西藏牧區改革的‘排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