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教育

五千米雲端綻放青春

2019-08-13 张宇 谢伟 西藏日報

  我不去想未來是平坦還是泥濘,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摘自杜安東的日記

  平均海拔5000多米,空氣含氧量只有內地的40%……這裏就是全國海拔最高縣——西藏那曲市雙湖縣,“風吹石頭跑,四季穿棉襖”的惡劣自然環境,令很多人望而卻步。

  近日記者在雙湖縣采訪的每一天,都收獲滿滿的感動:有這樣一對年輕夫妻,他們不遠萬裏,從遙遠的膠東半島奔赴祖國邊陲,紮根海拔5000米的雪域高原11年,在三尺講台上辛勤耕耘。

  他們,就是雙湖縣中心小學教師夫妻杜安東、曹曉花;他們,是最可愛的人。

  從愛情到事業,一起堅守奉獻

  杜安東和曹曉花是同鄉,在新疆大學就讀期間相識相戀。從小就夢想成爲教師的杜安東,2008年看到了西藏公開招聘教師的信息。經過反複思想鬥爭,兩人一同報考了那曲市的教師公招。

  曹曉花對初到雙湖時的情景記憶猶新:那時已是淩晨2時,漆黑一片,冷風刺骨、呼吸困難,一夜未眠……“對于來自內地的我們來說,這裏的條件和環境,是我們難以接受的。

  嚴重缺氧、水裏雜質多、晚上才有電、手機經常沒信號……在經過了整整1個學期後,我們才慢慢適應。”

  初到雙湖不久,杜安東感染了肺炎,打針、吃藥基本沒效果,就這樣苦熬了整整50天,病情才有所好轉;有一次曹曉花牙疼,醫院無法治療,晚上疼得在床上滾來滾去,止痛藥也不管用……

  對身體本就欠佳的杜安東來說,在雙湖的每一天都是極大考驗。在2015年的一次體檢中,他被診斷爲心髒室性心律失常,時常伴有難以忍受的心絞痛症狀,還出現過多次暈厥。

  “內地的漢族同志大多不太能適應雙湖的高海拔環境,尤其是你,爲了身體著想,抓緊時間往低海拔地區調吧。”一些藏族同事紛紛勸說。

  “再艱苦的地方總要有人堅守。”杜安東和曹曉花堅持紮根高原,擔當教書育人責任,從未動搖過。

  牢記育人使命,視學生如己出

  “幹媽,你快回來,我想你了!”這是2017年9月,學生在杜安東的車後窗玻璃上寫的話。當時,曹曉花正在山東老家休産假,看到杜安東通過微信傳過來的這一幕,鼻子酸酸的,她沒想到,自己雖遠在千裏之外,卻一直被學生們所牽挂。

  “那一屆學生是我從他們三年級開始帶起,我們之間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曹曉花告訴記者,她和丈夫一直把學生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每當孩子們遇到困難,她都主動去耐心開導。平日裏,曹曉花經常爲孩子們買零食,一有空就來到宿舍,幫助孩子們梳頭、洗衣服、打掃衛生。于是,“幹媽”這一稱呼漸漸在校園傳開。

  除了在生活上對學生無微不至的照顧,杜安東夫妻還積極探索有效的教學方法。在杜安東的努力下,藏族學生的漢語平均成績從5年前讀一年級時的7.8分,提高到現在的75.6分,這個成績創下雙湖縣曆年最高。

  “2014年上半年,杜老師不顧身體虛弱,堅持利用午休時間爲我們補課,讓我們在學業上有了進步,也改變了我們的命運。”如今,在內地讀高中的格桑卓瑪一直感念著杜老師的諄諄教誨。而杜安東卻說,看到越來越多的孩子走出雙湖,走向一片新天地,覺得自己在雙湖的堅守是有意義的。

  虧欠親人太多,不負青春韶華

  面對親人,杜安東和曹曉花有說不出的愧疚。

  “安東,我可能不行了,只想等你回來再看你一眼。”2010年4月的一天,杜安東突然接到母親的電話,心裏頓時一震,隨即立馬往家裏趕。

  可當時的交通十分不便,杜安東想盡各種辦法,轉乘了幾趟車,用了整整1天時間才趕到班戈縣。這時,家裏打來電話說母親已經離世了。

  4天以後,當杜安東趕到家時,他見到的只是母親的遺像,此刻,早已流幹的眼淚又奔湧而出。“沒有見到母親最後一面,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杜安東說。

  而同樣的遺憾也發生在曹曉花身上。2017年、2018年,外公、外婆、父親、叔叔和姑姑相繼離世,但她卻沒辦法送他們最後一程。

  對不起孩子也是他們心裏的痛。杜安東和曹曉花常年在雙湖工作,孩子沒辦法帶在身邊,只能寄養在山東老家。如今,大兒子已經10歲了,是杜安東的父親一手帶大的;小兒子才1歲多,一直由杜安東的妹妹、妹夫照顧。

  “暑假回家,小兒子就跟在我屁股後面喊‘姐姐’。”說到這裏,曹曉花苦笑著說。

  杜安東動情地說:“我們只是生了他們,卻沒有盡到撫養他們的義務,成長中的重要時刻我們都缺席了。我們每天面對最多的就是孩子,但卻愧對自己的孩子。”

  采訪結束時,杜安東夫妻說了這樣一段話:“不管多麽艱苦的條件,總要有人堅守。我們從未覺得自己身上有什麽事迹,也沒覺得自己的職業多麽偉大,我們只是在盡一位普通教師應盡的本分而已。”

  杜安東、曹曉花伉俪樸實的話語和平凡的行動,不正是“與其苦熬消耗生命、不如苦幹燃燒青春”的“那曲精神”的完美展現嗎,不也正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鮮活例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