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生態

青海:高原生態不断向好

2019-09-08 郑明达 王金金 宣力祺 人民日報

  8月的青海,風輕雲淡,群山巍峨。

  在海東市互助土族自治縣五十鎮班彥村,酩餾坊酒香四溢,搬離大山,這裏的百姓過上了新生活;在黃河水電西甯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轉換效率更高的新型太陽能電池即將從這裏走向海外市場;在三江源國家公園內,看到羚羊奔跑、雪豹覓食已不是難事……

  三年前的8月,习近平总书记踏上青海高原,他在考察期间强调,“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態、最大的责任在生態、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態”。

  三年来,青海各族人民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把生態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態安全屏障,逐渐探索出一条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態效益相统一的发展路径。

  紮根另一方水土,建設綠色新家園

  記者來到長江源村時,見村委會門前擠滿了人。“今年的燃料補助還是每戶3000元”“我家娃娃一年也有5600元補助”……原來,這裏正在進行2019年度生活補助及燃料補助名單公示。

  65歲的更尕南傑也在人群中。“習近平總書記來的時候,是我敬獻的哈達。”回憶當年的情形,老人依舊十分激動。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长江源村是一个藏族移民新村。2004年11月,128户407名牧民群众积极响应国家三江源生態保护政策,从400多公里之外、海拔4700米的地方搬迁至格尔木市南郊。

  更尕南傑說,這幾年村裏埋設了電線,建了幼兒園,修了下水道,改造了自來水管網,通了天然氣。“變化太大了,真就像總書記說的那樣,往後‘幸福日子還長著呢’!”

  在山上,寄托了10万生態移民“乡愁”的三江源,生態环境正在向好发展。与2004年相比,三大江河源头年均向下游多输出58亿立方米的优质水,草原产草量提高30%。

  “搬出大山天地寬。”剛進班彥村村口,就聽見一陣鞭炮聲,原來是村民呂作明的兒子呂增園考上大學了。

  “以前在山上,連吃水都成問題,現在喝自來水、睡電熱炕、用地暖,日子舒心多了。”呂作明說,等兒子大學畢業,日子就更有盼頭了。

  2016年8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了实施易地扶貧搬迁的班彦村。“那时新村刚建成,路面还没有硬化。”五十镇党委副书记马洪庆说,现在柏油路通了,老百姓的致富路也宽了。

  截至今年7月底,青海“十三五”易地扶貧搬迁建设任务已全面完工,5.2万户、20万名和吕作明一样的群众“拔穷根、挪穷窝”,在新的土地开始了新的生活。

  班彥村駐村第一書記袁光平說,近兩年班彥村通過建養殖場、開土族盤繡園、酩餾酒釀造等方式發展産業。2017年底,班彥村實現脫貧,農民人均純收入超過5500元。

  以生態为底色,绘就资源高地绿色蓝图

  將太陽能電池轉換效率從22%提升到23%意味著什麽?

  8月23日,黃河水電西甯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200兆瓦N型IBC電池(叉指狀背接觸太陽電池)及組件項目在西甯進入聯動調試階段。

  2016年8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家企業的車間視察太陽能電池生産線,並表示“希望國有企業帶頭提高創新能力,努力形成更多更好的創新成果和産品”。

  黃河水電太陽能電力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黨委書記董鵬說,當前市場主流太陽能電池産品的轉換效率約爲22%,N型IBC電池改變了電池結構,實現了轉換效率1%的提升,“別小看這1%,這是電池效率的巨大進步,這種電池結構也是後續研發更高端電池必經之路。”

  青海日照充足、光熱資源富集,在發展清潔能源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而地處柴達木盆地腹地的察爾汗鹽湖,則是中國最大的鉀肥生産基地和鹽湖循環經濟産業基地。

  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總裁謝康民回憶說,總書記在鹽湖考察時強調“要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讓鹽湖這一寶貴資源永續造福人民”。從一滴鹵水到鉀肥,再從鉀肥到堿化工産品、金屬鎂、碳酸锂,最後尾礦又通過固體鉀礦溶解轉化工藝回到鹽田,鹽湖集團探索出了“資源—産品—再生資源”的循環利用模式。

  目前,鹽湖集團在察爾汗鹽湖已建成氯化鉀産能500萬噸、硝酸鉀産能40萬噸、氫氧化鉀産能50萬噸、碳酸鉀産能7.2萬噸,分別位居世界第四、亞洲第一、世界第二和世界第一。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態环境

  今年20岁的罗桑加措是长江源村村民,也是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内一名生態管护员。在他手机里,满满都是草原山水的照片、野生动物視頻。

  “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態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態环境’,总书记的话说到了我们心坎里。”罗桑加措表示。如今,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园区内共有1.72万和罗桑加措一样的生態管护员,他们时刻记录着该地区植被和野生动物变化,捡拾垃圾并监测灾害、污染或游客擅闯保护区等情况。

  几百公里外,在位于西宁市的青海省生態环境监测中心,“生態之窗”的“千里眼”同样监测着青藏高原生態的变化。2016年,正是通过青海“生態之窗”远程視頻监测管理系统,习近平总书记与监测点位的基层干部、管护员进行視頻交流。

  青海省环境工程技术评估中心主任李宏奇说,三年来,“生態之窗”观测点位从6个增加到38个,实现了对重要冰川雪山、草原湿地、河流湖泊和珍稀野生动物等的实时监控。

  數據顯示,青海湖日益“豐滿”,可可西裏藏羚羊數量比保護初期增長3倍多。僅2018年,青海就完成營造林406萬畝,森林覆蓋率達到7.26%,涵蓋水面、濕地、林草的藍綠空間占比超過70%。

  ■記者手記

  把綠色寫入發展的基因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在青海,更能體會到這句話的深意。

  从自身讲,青海的生態保护是实现持续发展的关键;从大局看,青海的生態保护,尤其是对三江源“中华水塔”的保护又是关系国家生態安全的大事。这就不难理解习近平总书记用“重要而特殊”来形容青海的生態地位。

  生態环境的问题,往上追都是经济发展方式的问题。保护生態环境、提高生態文明水平,同时也是转方式、调结构的过程,也就是要用绿色发展的理念培育新结构、形成新格局,推动发展低碳经济、循环经济,实现持续健康的发展,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