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化

爲西藏文化傳播與發展默默耕耘的學者

2019-11-29 喜饒尼瑪 中國西藏網

  在西藏數千年的曆史文化演進中,當地各族人民崇敬自然,珍愛生命,頑強奮鬥,艱苦勞作,始終與周邊地區保持著政治、經濟、文化的密切聯系,包括建築文化的相互交流,創造了輝煌燦爛的西藏建築文化。這裏分布著宮殿、寺院、宗堡、民居等衆多古建築。它們巍峨高聳,古樸粗曠,色彩豔麗,熠熠生輝,就像高原獨具風韻的格桑花兒,競相開放在西藏廣袤的大地上。

  兩年前,因參加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常務理事會,我再一次來到了美麗的西藏。西藏高原的崇山峻嶺,江河湖畔,牧場農田再入眼簾。因緣巧合,這次

  有幸認識了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的徐宗威先生。談到西藏的古建築,他一下打開了話匣子,幾番晤談,我了解到他正在進行的特殊工作。

  徐宗威先生爲保護和傳承西藏建築文化這一寶貴的人類文化遺産,主持編寫的《西藏古建築》(421頁,39萬字,建築插圖739張),已由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出版發行。該書被列爲國家重大出版工程項目。首次嘗試全面系統地總結了西藏古建築的曆史成因、選址布局和建築特點,對西藏古建築的功能分類做了比較詳實的論述,闡述了古代宗教思想對古代建築思想的影響,爲西藏建築文化的學術研究做了基礎性鋪墊,也爲當前迅速發展的西藏城鄉建設提供了建築參數和技術依據。

  徐宗威曾于2001年至2004年進藏工作。西藏高原輝煌燦爛的曆史文化令他爲之感動;高原農家和牧人的笃信神靈,平靜安詳的生活態度,深深地影響了他;雄偉的宮殿,神秘的寺院和衆多的古建築,更是深深地吸引著他,從此,徐宗威開始了西藏建築文化的研究。他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並將傳承與保護西藏建築文化作爲自己畢生的追求。

  他曾從古城拉薩出發,沿雅魯藏布江而上,多次翻越念青唐古拉山脈、岡底斯山脈、喜瑪拉雅山脈的衆多山口,跨過雪域高原的衆多河流、湖泊和草原,探訪了西藏曆史上神秘的古格、波密等地的建築遺迹,先後考察了西藏數十個縣的宮殿、寺院、莊園和民居等古建築,其踏勘和調查的足迹,留在了神山岡仁波齊腳下,聖湖瑪旁雍措湖畔,和草原谷地上的農牧民和僧人的房舍之中,對西藏地區具有悠久曆史的古代建築與輝煌燦爛的建築文化,做了較爲深入和系統的調研。2004年他主持編寫的第一本西藏建築圖書《西藏傳統建築導則》(516頁,8萬字,圖例與照片936張)正式出版。爲拉薩、日喀則老城保護與建設,及之後汶川地震災後重建都發揮了重要作用。

  《西藏古建築》編寫工作于2010年正式啓動。在過去西藏建築文化研究工作基礎上,徐宗威帶領他的團隊又再次來到西藏高原,完成了拉薩、日喀則、山南、林芝、那曲、阿裏、昌都等西藏7個地區(市)的現場踏勘和調研工作,增強了對西藏曆史文化特別是西藏建築文化的了解和認識,收集了寶貴的基礎數據和材料。在成都、濟南、貴州、廣州、北京、拉薩分別召開了六次《西藏古建築》編寫工作會,反複討論書稿提綱,研究西藏古建築分類與章節內容,聽取西藏有關部門和專家的意見。經過調查、撰稿、修改和總纂,編寫工作曆經5年時間,終于2016年完成並正式出版。

  《西藏古建築》按建築功能將西藏建築分爲宮殿建築、寺院建築、莊園建築、宗堡建築、民居建築、橋梁建築、雕樓建築、佛塔建築、陵墓建築、林卡建築和其它建築等,共十一大類建築,並通過十三章篇幅內容,分別闡述了它們在西藏地區的分布情況,發展成因與文化脈絡、建築形式與建築特點。

  通過在西藏的晤談,以及回京後的交流,徐先生如數家珍,闡述和概括了西藏古建築在建築實踐上的的主要特征:

  一,建造曆史久遠。西藏古建築的建造距今時間久遠。相關藏文文獻和民間傳說爲吐蕃第一位贊普所建的雍布拉康宮殿,距今已經有2000多年的曆史。這些分布在西藏各地的宮殿、寺院、莊園、宗堡等各類古建築,無不訴說著西藏高原滄桑久遠的曆史和輝煌燦爛的文化。

  二,建築類型豐富。西藏古建築按功能劃分有11大類建築,按照地域劃分有平川建築和依山建築,按照屋面形式劃分有平屋頂建築和坡屋頂建築,按照建築層高劃分有一層平房和多層樓房。按照建築結構形式劃分有土木建築、石木建築和純實木建築,構成了十分豐富的建築形式和獨特類型。

  三,使用可续材料。建筑材料主要取自当地的生土、石材和木材。就地就近取材,部分木材来自西藏的林区或其它地区。当地生土实为硅磷土,过筛后有粘性,亦称阿嘎土。当地石材主要来自河涧或山上等自然界中的碎石、毛石。没有开山取石,更没有现代意义的机械加工过的方石或条石。使用可持续的建筑材料,表达了崇尚自然的思想,使高原自然生態环境得以保护。

  四,風格古樸粗曠。西藏古建築是在沒有任何現代意義的施工機械和設備條件下、在近乎原始勞作和完全依靠匠人雙手條件下建造完成的。石牆的拼砌,邊瑪草的綁紮,抹灰牆的手抓紋等等,都是手工勞作的典型表現。建築構件材料和牆體砌築等都具有明顯的手工完成特征,會使人感覺到建築屋面和牆面的不盡規整,甚至凹凸不平。但是,這恰恰表現出西藏古建築的古樸風格,和它的原始美。

  五,結構自成體系。西藏古建築采用柱網結構形式,十分巧妙地克服了高原交通不便和木材相對短缺等困難。在滿足建築功能的同時,柱網既擴大了建築空間,適應了僧衆聚集的需要,又增加了布局的靈活性,帶來了更多的建築平面形式。因此,西藏建築曾被稱爲“柱的藝術”。無論建築所處地域,及建築高度或高或低,及建築規模或大或小,柱網結構始終貫徹如一,其中鬥栱的利用成爲漢藏建築文化交流的亮點。

  六,宗教的影響。在曆史上,宗教思想滲透和影響到西藏政治、經濟、文化、藝術等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建築實踐也不例外,建築的布局、形態、結構、裝飾等建築的各個方面,都能看到這種影響。這也形成了西藏古建築的重要特點。

  徐先生出版了兩部關于西藏建築的圖書,內容各有側重。《西藏古建築》重在建築史學,闡述了西藏建築的曆史成因和建築特點;《西藏傳統建築導則》重在營造學,分析了西藏建築的營造方法和建築技藝。兩部書在國內關于西藏建築文化研究方面頗具權威和影響力,充分顯示出徐先生在西藏建築文化研究領域的功力。傅熹年院士對此給予高度評價,認爲與徐先生的書在藏式建築的研究上與著名建築學家梁思成先生的建築學書籍有異曲同工之妙。這是學界對他20年來在西藏建築文化沃土默默耕耘、矢志不渝的認可。

  西藏古建筑是高原悠久历史与灿烂文化的重要载体,是高原政治、宗教、经济、技术、艺术发展演进的历史写照,也是藏汉各族人民友谊与交流的生动象征。 虽然,西藏建筑文化是古老的人类文化,其中敬畏自然、珍爱生命、追求信仰、万物包容等建筑思想,对今天人们的建筑实践和西藏城乡建设,仍然具有重要的启发和影响作用。(中國西藏網 特约撰稿人/喜饒尼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