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讀書

76歲國家級格薩爾說唱傳承人與女弟子的40年奇緣

2019-09-19 劉莉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讯 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县塔城镇,有一位今年已76岁高龄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和明远。近日,记者探访了这位老人。


图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格萨(斯)尔代表性传承人和明远 摄影:劉莉

  和明遠是維西縣塔城鎮塔城村人,是當地有名的格薩爾說唱藝人,也是目前迪慶州唯一健在的格薩爾說唱藝人。

  1955年,11歲的和明遠在維西縣奔子欄鎮的東竹林寺,第一次聽到了格薩爾說唱,于是對這門古老的藝術産生了濃厚興趣。每當本地舉行格薩爾說唱表演,他總是非常認真地聽和學,而且學得有模有樣。

  看到和明遠如此喜歡格薩爾說唱藝術,東竹林寺的通頓活佛決定將格薩爾說唱藝術傳授給他。從那時起,和明遠開始了格薩爾說唱藝術的正式學習。他在學習和傳承的過程中,對格薩爾說唱藝術苦心鑽研,基本上完整掌握了傳統的說唱形式,使這一古老的說唱藝術得到了很好的傳承,多次受到省部級表彰。2012年12月,和明遠被命名爲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格薩(斯)爾代表性傳承人。

  盡管生活上衣食無憂,但和明遠心裏仍然有個遺憾,那就是兒女們對格薩爾說唱藝術不感興趣,無心學習。收過的幾名徒弟,最終也沒有堅持下來。


图为和明远与弟子和金梅 摄影:劉莉

  1979年,距和明遠第一次被格薩爾說唱藝術折服24年後,仿佛昔日重現,當時只有14歲的本地女孩和金梅被和明遠的精湛表演所吸引,她以與和明遠年少學藝時對格薩爾說唱藝術同樣的熱情與熱愛打動了和明遠。在格薩爾說唱藝術中,女性傳承人很少見。精誠所至金石爲開,幾經波折,和金梅終于成爲了和明遠的弟子。這一學,就是40年。

  和金梅對格薩爾說唱藝術有著格外的執著與堅持,“格薩爾是幾天幾夜都唱不完的,上百篇唱詞錯一個字都不行,錯一個字意思就不一樣了。我們出去演出,主辦方說可不可以配上伴奏,那樣會更吸引人。我說,配了伴奏那就不是格薩爾說唱了。”


图为和明远与和金梅师徒演绎《格萨尔寻妻》片段 摄影:劉莉

  40年學藝,和明遠對和金梅的品德、技藝都很滿意。同時,和明遠說,格薩爾說唱藝術是藏文化的精華,現在條件這麽好,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來學習、傳承這門古老的藝術。40年來像侍奉父母一樣侍奉著和明遠的和金梅說,師父年紀大了,希望能把師父的表演全部記錄下來。

  《格薩(斯)爾》是世界上最長的史詩,詩行數量超過了世界其他史詩的總和,有專家估計其總體量超過8000萬字。更爲可貴的是,它還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仍然有著完整傳承的“活”著的史詩。它來源于藏族民間對傳奇英雄格薩爾王畢生征戰史的口口相傳,是藏族民間文學的總彙,是藏族人民對幾千年曆史文化的記憶,具有世界影響力。

  說唱《格薩爾》的藝人在藏語中被稱作“仲肯”。除了家傳、師承,還有一種被稱作“神授”的傳承方式最爲奇特。“神授藝人”往往在經曆了一場大病或一場夢境後,突然就能滔滔不絕地進行說唱。“神授藝人”中不少都是目不識丁的普通農牧民,卻能持續數小時說唱辭藻豐富、排比華麗的唱詞。

  在舊社會,格薩爾說唱藝人走村串鄉,賣藝維生,被權貴視爲乞丐,社會地位極低。新中國成立後,中國政府對《格薩爾》的保護高度重視,1954年從青海開始了對《格薩爾》的搶救保護工作。1984年成立了“全國《格薩爾》工作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全國性的《格薩爾》搶救工作有序進行。

  《格萨尔》和藏族文学研究专家降边嘉措历经30多年潜心研究,以西藏国宝级艺人扎巴格萨尔说唱为基本框架,于2013年出版了目前世界上最完善丰富的、1600万字的藏文版《格萨尔》。2018年,以之为基础,150多万字的汉文版《英雄格萨尔》出版,为更多人提供了了解格萨尔故事的机会。(中國西藏網 记者/劉莉)